顾琉渊

danny超级好我爱他!

下雨的星期六(Danny同人)


#私设多#
#甜甜甜#
#日常向HE#


故事前提:
当丹尼医生活了下来,离开了大楼。

故事梗概:
追寻弟弟死亡真相的少女与寻找“爱”的迷茫医生。


【一】


我侧头看着那正在厨房做饭的男人,什么话也不想说。

“玛格丽特。”他微微一笑,“该吃午饭了。”

我瞥了他一眼,放下手中的书,慢慢挪到了餐桌边。

全是我喜欢吃的菜。

他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看着他含笑的眼眸,我一怔。

丹尼尔.狄更斯,狄更斯医生,明明有着那么温暖的笑容啊,为什么这个人会是疯子呢?

“玛格丽特?”他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很温柔。

我望他。

“你很疑惑?”

呆愣了一下,我不知该如何作答。

他又笑了,眉眼弯弯,像个温柔的大哥哥,“吃饭吧。”

我点点头,坐到了他对面的位子上。

直到午餐时间时间结束,他都一句话没说。

我心里紧张极了,脑子里闪过无数幅画面,都是破碎、不知所谓的,他接下来要做什么,我完全不清楚,也猜不到。

“今天周六,等会儿我们去书店。”他说。

“为什么?”

年轻的医生露出个不解的表情来,“你不喜欢看书吗,玛格丽特?”

这是个反问句。

我当然喜欢看书了!

但是,他是怎么知道的?

估计是我的眼神太明显了,他便开了口,笑眯眯的解释道:“昨天下午你在客厅沙发上睡着的时候说梦话了,说是想要一本《呼啸山庄》呢。”

“你就不怕我逃走?”

“你会逃走吗?”

我沉默了一下,“不会。”

他身上有我想要的关于那座监.狱的资料,在没得到资料之前,我是不会走的。

他说只要我让他得到爱,就告诉我关于那监.狱的一切。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回头?我不要。

他又摸了下我的头发,“很好。”

###

“你为什么那么执着于爱?”我问他。

他思考了一下,“过去有一个人说我是渴望爱,只是自己并不知晓呢。”

“你觉得你能得到爱吗?”

狄更斯医生眨眨眼,“那么,你爱上我了吗?”

我一时词穷。

弯腰,指尖点在我的唇上,是冰凉的,他微笑,“那就还没有得到。”

如果他不是个疯子,或许我会爱他。

但很可惜,他是,而且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要是你永远也得不到爱呢?”

他与我对视,半点儿也不担忧,“但我可以彻底的得到你。”

他是认真的。

难道我真的除了爱他别无选择了吗?

“你真可怕。”我只能这么答。

换来的是他的微笑。

###

从书店回来时已经傍晚,我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在书店待了整整一个下午。

“开心吗?”他问。

“嗯!”我点点头,怀里还抱着那本《呼啸山庄》。

下一刻,我回过神来,丹尼尔.狄更斯,绝不是我能真心以待的对象。

好心情似乎一下子消散了。

“怎么了,玛格丽特?”

我摇摇头,“没什么。”

言语中的亲近再无踪影。

他没说话了。

我觉得他似乎不太高兴。

到家后,我便回了房间,把书放在了枕头边,准备睡前再读。

狄更斯医生推开门,在我身边坐下。

他不是要去做晚餐吗?

我浑身僵硬,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些什么。

他叹了一口气,将我揽进了怀里。

“别怕。”

我愣怔着。

“看着我的眼睛。”他说的认真。

我下意识的抬头,入目便是他柔和的神色。

那样的干净,哪儿有半点的疯狂?

对视。

年轻的医生微笑,揉了揉我的发顶。

他本该是一个多么温暖的人啊,可是——可是这不会是真的!

我不能相信他。

不能、不能,我真的……不能。

我侧首,错开了他的目光。

“玛格丽特。”

他伸手,覆住了我的双眼。

黑暗来的突然,我屏住呼吸,再次感到了恐惧。

一个轻柔的吻落上额心,狄更斯医生又重复了一遍,语调低沉而柔和,“别怕。”

这一瞬,思维停滞。

被温柔的对待是我所梦寐以求的,但我的父母并没有给予我这些,被我所重视的弟弟也不知所踪。丹尼尔.狄更斯却给予了我,我最需要的温柔。

我失神的望着他。

张了张嘴,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好。”

回应我的是他低低的叹息,“你哭了。”


【二】


庭院里有一架秋千,空闲时,如果天气正好,我会带着书,坐到秋千上去读。

阳光与风,带来的是怎样温暖的感觉啊。

就像春天。

不过说起来,现在是冬天呢。

坐在床上,我望着窗外的秋千,叹了口气。

好晕。

狄更斯医生刚才给我量了体温,39°,很明显的,发烧了。

昨天下午,我贪图午后阳光,便长久的待在室外,坐在那架秋千上。

不知不觉时间便一晃而过,等我回神,身体已经开始发冷。

晚间便发起烧来。直到现在。

——他的手总是没什么温度的,在此刻的我眼中,那双手就是冰袋,我拉着,就不肯再松开了。

发烧让我的思维停滞,我甚至不愿去思考他的危险程度。

我是很少生病的,也不习惯生病。所以这次发烧反应才会这么大。

狄更斯医生请了假在家照顾我,仿佛是知道,生了病的我就没了生活能力似的。

他半揽着我的肩膀,手里拿着一个玻璃杯,杯口冒着白气,凝结出大量水珠。

是热水。

“喝吧。”他说,语调又轻又柔。

我用双手接过杯子,喝了一口,顿时,一阵暖流从喉咙里淌过。我身子颤抖了下,感觉体内的寒气开始逐渐消散。

“喝完了吗?”

我乖乖把空杯子递了上去。

他将杯子放在了床头柜上,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额头。

唔,很舒服,凉凉的。

退烧药的药效开始发挥了作用,让我昏昏欲睡。

“困了?”他问。

我胡乱的点了几下头。

他把我塞进了被子里,替我掖了掖被角。

“睡吧。”他说。

好温柔、好温柔啊。

这个人——这个人真的不是我的梦吗?

“你是我的梦吗?”朦胧间,我问出了口。

男人轻笑了一声,“我是真实的,玛格丽特。”

“你会离开吗?”

他沉吟了一下,“不会。”

我想说,我也是。

但是这话最终没说出口——在这安谧的春天里,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

我有了一个很美好的梦。

他对我微笑,不远处站着我珍视的弟弟,他正向我挥手。

我往他们身边跑去。

此时,正风和日丽。

###

又是个周六,我的病已经痊愈,他便带我出门。

“为什么带我出来?”

狄更斯医生奇怪的瞥了我一眼,“前两天是谁说一直在家里很无聊的?”

我“啊”了一声,实在没想到他会把我这句随意说出口的话记住。

他侧过身,帮我理了理围巾。

我把他的手拍开,“好闷。”

狄更斯医生给了我一个严厉的眼神,“你还想生病吗?”

我叹了口气,乖乖的不动了。

我讨厌生病。

“你要带我去哪儿啊?”他帮我整理好围巾后,我开口询问道。

狄更斯医生微笑了一下,“去见我的母亲。”

###

这是墓园。

狄更斯医生走在前面,步子不快,最终,他在一座墓前停了下来。

“到了。”

我看向墓碑。

艾尔莎.简.狄更斯,这是他母亲的名字。

狄更斯医生的手轻轻搭上了我的肩,没说话。

我可以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定在墓碑上。

沉默良久。

忽然,他笑了。

“玛格丽特,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我抬头,“你还要去哪儿?”

“这个啊。”他沉吟了一下,“就看你想去哪里了。”

###

丹尼尔.狄更斯露出个不易察觉的微笑来。

他总是微笑的,时间久了,就分不出真与假。

他看向此刻靠着他的肩膀睡着的女孩儿,眼神却出奇的柔和。

年轻的医生对母亲说道:“妈妈,我找到了比你的眼睛更美丽的东西。”

这女孩儿也有一双蓝眼睛,非常漂亮,里面没有绝望、空洞,他从这双眼睛里清楚的望见的女孩儿的内心。

瑞吉儿.加德纳的眼瞳毫无疑问也是万分美丽的,但他没在里面看见自己——丹尼在玛格丽特.格林的双瞳里见到了自己的倒影,然后,这女孩儿对他微笑,纯粹又温柔,且,真实。只是因为他给予她了几分小小的真心。

从那一刻开始,他不再过度执着于眼睛。

妈妈,我找到了比你的眼睛更美丽的东西。

那是什么呢?

是那女孩儿的心。

他想得到它。

这就像游戏,上一局他输给了扎克,这一局里,只有他。

所以,不论怎样,玛格丽特,他的女孩儿,终究也只会是他的女孩儿。

###

他是个医生,我还是个学生。

现在是寒假期间,我有大把的空余时间做自己的事儿,狄更斯医生可没这种假期,他要工作的。

非常气人的是,他禁止我睡懒觉,也禁止我熬夜。

我的生活作息和他的完全一模一样。狄更斯医生称其为“健康的作息时间”。

可说实话,假期时,作息时间乱一点又没什么。我喜欢在夜里看漫画啊!上学时我根本不碰那个的。

但是在发现了我的这个小习惯后,他收走了我所有的漫画。

他当时是这么说的,“玛格丽特,要保护好眼睛哦。”

事实上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这么说了。

看书、写作业、玩电脑,只要是用眼的,他都会特别关注。

丹尼尔.狄更斯,他到底是心理医生还是眼科大夫啊!

我对此表示怀疑。


【三】


我站在窗台前,仰头看星空。

我并不懂星座,除了北极星,其他的星星便一个都不认得了。

不可否认的是,星空是好看的。

说好看有点俗气,但我实在想不到什么其他的形容词了。

这是难以形容的。

星辰大海,包容万千。每当静夜无声,我向天穹望去,都能在一瞬获得心的平静。

很神奇的感觉。

我没敢开窗看,现在是冬天,吹了冷风会感冒的,感冒了,狄更斯先生又会生气了。

我并不喜欢他生气。

“玛格丽特。”

我回头,“狄更斯?”

他向我走来,揽住了我的肩头。

“狄更斯先生?”我疑惑着发问。

他笑了出声,“怎么不叫丹尼?”

我眨眨眼,不自觉的放松了身子,靠在他怀里。

“这样就不像长辈了。”

“你会爱上长辈吗?”

我摇摇头。

“叫丹尼吧。”

他揽住我肩的手紧了紧,更用力了些,却不疼。

“丹尼。”沉默了片刻,我侧过头,轻轻开口。

虽然只有一瞬,但我看清了他笑弯了的眉眼。

“玛格丽特。”他说,“愿你幸福。”

星空与圆月,我想,我得到了祝福。

很美好的祝福。

星空下的祝福是有魔法的。

我一直坚信于此。

我当即反身抱住了他。

“您也是。”我喊道。

###

下雨了。

丹尼不在家。

我兴奋的打着伞出了门。

气温明显变得更低,我深吸一口气,只觉得满腔的清冽。

我是喜欢下雨的,可伊万不喜欢——他是我的弟弟。

他热爱阳光,总在阳光下对我招手。

我已经有很多年没见过他了,自从爸爸妈妈离婚后,伊万被爸爸带走,而我跟着妈妈去了纽约。

后来,他进了监.狱,再后来,他死了。原因是狱.中.斗.殴.致.死。

我是去年得到这个消息的,我根本不信,伊万狱.中.斗.殴?别开玩笑了!

可父亲相信了,因为伊万是因杀.人.罪.入.狱的,即使那是过失杀.人,但也算杀.人。

真可笑,要不是他因为那该.死的新家庭而忽略伊万,伊万又怎么会从原来的那个乖巧的小男孩变成这样?

他不追究,我却是要彻查到底的。

伊万狱中给我写了信,没说他入狱的事儿,反而跟我抱怨了一通他现在住着的地方有点儿诡异。

我当时对此没怎么在意,只是以为他不适应新环境,但现在我隐隐感觉到,那个监.狱可能真的有问题。

我就是这么顺藤摸瓜找到丹尼的,他是狱.中的心理医生。监狱的看守我排查了,有嫌疑的是两个,但她们都失踪了。所以我只有找丹尼尔.狄更斯这一条路可以走了——我就是这么认识他的。

跺了跺脚,地面水花溅起,我往回走去。

还没走到家门前,我就看见了他。

他撑着一把伞,站在我面前,没笑了。

“玛格丽特,你会感冒的。”

我咬了咬唇,“对不起。”

这种时候,除了道歉没有别的办法。

他叹息了一声,并不责怪我,“回家吧。”

我赶忙点头,“好的!”

“你刚才在想什么?”他问。

“丹尼?”我不解的侧头。

他落了伞,向前一步,站在了我的身旁。

雨下的更大了。

他从我手中接过伞柄,伸指,抚上我的眼角,“玛格丽特看着天空的时候出神了,表情很悲伤,所以——你刚才在想什么?”

丹尼的语调怪怪的,莫名的给了我一种危险的感觉。我下意识的向后退去,“没什么。”

伞身微倾,原本该有半个身子暴露在雨幕之中的我抬首间便看见了他湿透的肩头。

这个傻子!

握住他的手,我把伞身一点点扳正。

“我只是想起了我的弟弟,这也是我们相遇的原因,先生。”

愧疚使我开口,我想,或许那所谓的“危险气息”只是我的错觉。

他揉了揉我的发顶,“你爱我吗,玛格丽特?”

“我不知道,先生。”

“你愿意——自愿留在我身边吗?”他换了个问法。

我沉默了一下,“是的。”

丹尼笑了。

“你会爱上我的。”他说。

“然后您就会给我答案?”

“是的。”丹尼一顿,“那么,我给出答案之后呢?”

“我将自愿留在你身边,如果你想让我这么做的话。”

这是我的承诺。

丹尼尔.狄更斯是个疯子又怎么样?

离开了他,我就失去了仅有的温暖。除了他,没有人愿给予我温柔。

所以,我不愿离开他。

就这么简单。

“所以,您愿意吗?”

丹尼低低一笑,“我愿意。”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