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琉渊

danny超级好我爱他!

雨的颜色(danny医生同人)

#医生主场#
#女主原创#
#温馨向.伪#
#时间线位于医生遇见神父之前#


【一】

“克里斯,你知道雨的颜色吗?”

她摇摇头。

“你想知道吗?”

“好呀。”她答。

姐姐思考了一会儿,指着窗外雨幕。

——“你看啊克里斯,那就是雨的颜色。”

她顺着姐姐的指尖看去,便见到了阴沉的天空。

那是灰色的。

不像水晶。

###

克里斯踏着轻快的步伐走向医院,手中捏着一朵玫瑰。

玫瑰花刺已被小心的剔除,这让它看起来无害极了。

推开病房门,克里斯放轻了脚步,走到病床前。

病房里静悄悄的,除了正在运作的仪器所发出的平稳而冷静的嗡嗡声和姐姐清浅的呼吸声外,再无其他。

克里斯看了看姐姐的睡颜,温和恬静,不由得微笑了起来。

真好。

她喜欢这样的姐姐。

活着的、温柔的,姐姐。

将花放入床边柜子上摆着的玻璃花瓶里,抽出昨天带来的那支,克里斯走出了病房。

并没有离开,克里斯倚在病房外雪白的墙壁上,抿了下唇。

她低头,只见手中玫瑰的花瓣已开始打卷儿,边缘泛出黑色,再没了昨天的生气。

克里斯皱了皱眉,眼神没什么波动,食指抚过花瓣,微微用力捻过,一点花汁沾上了指尖。

少女低首,便闻到了淡淡的香气。

她眨眼,眸子似乎亮了一下,却又很快沉寂下去。

这是旧的。是过去的。是不新鲜的。

姐姐不会喜欢的。

克里斯弯了眉眼,侧头,打算把这玫瑰扔掉。

姐姐不喜欢的,没有存在的必要。

“克里斯?”

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少女抬眸,有些发愣,“狄更斯医生?”

男人露出温柔的笑来,点了点头。

克里斯欣喜的睁大了双眼,声调扬起,变更了称呼,“Danny医生!”

——她喜欢他,很喜欢他,除了姐姐之外,她最喜欢他了。

“Danny医生,您来看姐姐吗?”她问。

丹尼尔.狄更斯医生,是姐姐曾经的心理治疗师。

“知道克里斯姐姐住院的消息之后我一直很担心呢,今天放假,就过来了哦。”Danny看向病房紧闭的房门,“安娜她的情况怎么样了?”

克里斯想了想,“还不错,温柔的就像过去一样。”

“我能进去看看吗?”

“可以。”克里斯说,“不过姐姐睡着了,无法和Danny医生你说话。”

“这没什么。”Danny摇摇头。

克里斯转身,打开了门。

这是她今天第二次打开这扇门了。

一次为姐姐,一次为Danny医生。
                 
Danny医生同她一起,在姐姐的病床前站了一会儿。在他将一只小小的,纸制的礼物袋放在柜子上之后,便示意克里斯,可以出去了。

“Danny医生。”她念了一遍他的名字。

“怎么了,克里斯?”

“去喝咖啡吗?”

Danny怔了下,没拒绝。

“好。”他答。

###

咖啡上桌,是两杯蓝山。

克里斯看向窗外,刚才还是能见到阳光的,现在街上行人却都打起了雨伞,步履匆匆。

“Danny医生,我害怕。”克里斯与他对视,弯了下嘴角,明明在说着沉重的话题,笑容却柔和极了,“您说,姐姐会离开我吗?”

他一直觉得她笑起来的样子很美,尤其是眼睛,像极了记忆深处母亲曾对他微笑的模样。他总是想在她眼里多添些虚无和空洞,这样就会更像母亲了——更像母亲最后的、最好的模样。

“克里斯。”医生说,“她会的。每个人都会的。”

克里斯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唇角微笑仍在,只是那双眼眸,瞬间空洞的起来。再没了他的倒影。

Danny感到了不适应,克里斯的眼睛,虚无的、空洞的、美丽的蓝眼睛——没有他了,他在她的眼睛里看不见了自己。

奇怪。

奇怪到令人烦躁。

“不。”克里斯握紧了那支快要枯萎的玫瑰花,她眨了眨眼,颤抖的指尖停住了,“姐姐、Danny医生,不。”

她站起身,弯腰,捧着他的脸吻了下去。没有闭眼。

咖啡被克里斯这突如其来的行动打翻,洒了一桌,克里斯没去管。

他从她的眼中再次望见了自己,只有自己。

她从他的眸中,看见了自己的眼睛。

“姐姐、Danny医生。”她咬着他的唇,让话有点儿含糊不清,他依稀只听见,那女孩又重复了一遍那个词。

“不。”

###

他拿起电话,熟悉的声音传来。

是那个女孩子的。

“Danny医生,周六来看姐姐吗?”

他放下手中的钢笔,笑了,“我会去看你的,克里斯。”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他微笑的样子。

女孩儿很快便回过神来,强调,“不止是我,还有姐姐!”

还真是在意姐姐啊。

可是,作为姐姐的安娜,最在意的却不是她。

不过话说回来,安娜啊……快死掉了呢。

Danny唇角上扬,语调更轻柔了些。

“好,还有姐姐。”

###

当克里斯照旧带着一支玫瑰来到医院时,Danny已经站在病房门前了。

“Danny医生,您等了多久了?”她踌躇着问道。

他示意她看自己手中的玫瑰,“是我来早了,克里斯。”

克里斯指了指那支玫瑰,“姐姐喜欢玫瑰。”说到这儿,她笑了起来,“新鲜的玫瑰——谢谢您Danny医生!”

轻轻推开病房的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姐姐的眼睛。

姐姐醒了!

克里斯回头看向Danny,对他一眨眼。

“姐姐。”她快步上前去,“感觉怎么样?”

安娜坐起了半个身子,脸色显得僵硬,没了睡着时的平和,听到克里斯的问话也没什么表示。

“姐姐?”克里斯又问了一遍。

安娜这才如同大梦初醒一般回过神来,“克里斯。”她扬起下巴,瞧见了站在克里斯身后的Danny,“丹尼尔医生也在啊。”

“我陪同克里斯一起来探望你,安娜。”他笑容不变,“克里斯一直很担心你。”

安娜“啧”了一声,“我知道。你不也是吗?在意着她。”

Danny不可置否的耸了下肩。

他在意的可不是克里斯,只是她的眼睛罢了,那双蓝色的,会映出他的模样的眼睛。

“姐姐,我们给你带了玫瑰。”

克里斯取出昨天放进花瓶里的那支,接过Danny医生递来的玫瑰,和自己带来的一起放进了花瓶。举起柜子上摆着的小巧的喷雾器,对着花瓣洒了点水。细小的水珠在花瓣上滚动,在灯光的照耀下恍如水晶。

“我很喜欢,克里斯。”安娜说。

克里斯当即便露出来高兴的神色。

“你们可以走了。”

然后,她下了逐客令。

克里斯的目光瞬间暗淡了下去,“好。”她答。

###

寒风萧瑟,如今已是深秋。

克里斯瑟缩了一下身子,顿时便感到了寒风的威力。

她来的急,一路跑来,倒没觉得冷。现在没什么事可让她着急了,寒意就扑面而来。

克里斯站在棵法国梧桐下,低头,遍地的金黄,抬首,是光秃秃没有生气的枝干。

她盯着自己的脚尖,问道,“为什么姐姐的眼里没有我了?”

Danny没说话。

“是不是因为我答不上来雨的颜色?”她侧头认真的想着,“姐姐总会问这个问题。”

Danny弯了下嘴角,笑容转瞬即逝。

她不看你,是因为你不重要,克里斯。

这样也好,这样,她眼睛里就只会有他一个人了。

属于他的眼睛——能映出他的样子的,属于他的眼睛。

“Danny医生,你知道雨的颜色吗?”

他与她对视,“这要看你的心,克里斯。”

克里斯不解的望进他的眼底,在那里,她看不见自己。

“我不知道。”她摇头。

“我也不清楚。”他微笑。

然后是长久的沉默。

“Danny医生,我可以抱抱你吗?”她问,“我冷。”

他没拒绝。

“好。”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