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琉渊

danny超级好我爱他!

下雨的星期六(Danny同人)


#私设多#
#甜甜甜#
#日常向HE#


故事前提:
当丹尼医生活了下来,离开了大楼。

故事梗概:
追寻弟弟死亡真相的少女与寻找“爱”的迷茫医生。


【一】


我侧头看着那正在厨房做饭的男人,什么话也不想说。

“玛格丽特。”他微微一笑,“该吃午饭了。”

我瞥了他一眼,放下手中的书,慢慢挪到了餐桌边。

全是我喜欢吃的菜。

他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看着他含笑的眼眸,我一怔。

丹尼尔.狄更斯,狄更斯医生,明明有着那么温暖的笑容啊,为什么这个人会是疯子呢?

“玛格丽特?”他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很温柔。

我望他。

“你很疑惑?”

呆愣了一下,我不知该如何作答。

他又笑了,眉眼弯弯,像个温柔的大哥哥,“吃饭吧。”

我点点头,坐到了他对面的位子上。

直到午餐时间时间结束,他都一句话没说。

我心里紧张极了,脑子里闪过无数幅画面,都是破碎、不知所谓的,他接下来要做什么,我完全不清楚,也猜不到。

“今天周六,等会儿我们去书店。”他说。

“为什么?”

年轻的医生露出个不解的表情来,“你不喜欢看书吗,玛格丽特?”

这是个反问句。

我当然喜欢看书了!

但是,他是怎么知道的?

估计是我的眼神太明显了,他便开了口,笑眯眯的解释道:“昨天下午你在客厅沙发上睡着的时候说梦话了,说是想要一本《呼啸山庄》呢。”

“你就不怕我逃走?”

“你会逃走吗?”

我沉默了一下,“不会。”

他身上有我想要的关于那座监.狱的资料,在没得到资料之前,我是不会走的。

他说只要我让他得到爱,就告诉我关于那监.狱的一切。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回头?我不要。

他又摸了下我的头发,“很好。”

###

“你为什么那么执着于爱?”我问他。

他思考了一下,“过去有一个人说我是渴望爱,只是自己并不知晓呢。”

“你觉得你能得到爱吗?”

狄更斯医生眨眨眼,“那么,你爱上我了吗?”

我一时词穷。

弯腰,指尖点在我的唇上,是冰凉的,他微笑,“那就还没有得到。”

如果他不是个疯子,或许我会爱他。

但很可惜,他是,而且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要是你永远也得不到爱呢?”

他与我对视,半点儿也不担忧,“但我可以彻底的得到你。”

他是认真的。

难道我真的除了爱他别无选择了吗?

“你真可怕。”我只能这么答。

换来的是他的微笑。

###

从书店回来时已经傍晚,我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在书店待了整整一个下午。

“开心吗?”他问。

“嗯!”我点点头,怀里还抱着那本《呼啸山庄》。

下一刻,我回过神来,丹尼尔.狄更斯,绝不是我能真心以待的对象。

好心情似乎一下子消散了。

“怎么了,玛格丽特?”

我摇摇头,“没什么。”

言语中的亲近再无踪影。

他没说话了。

我觉得他似乎不太高兴。

到家后,我便回了房间,把书放在了枕头边,准备睡前再读。

狄更斯医生推开门,在我身边坐下。

他不是要去做晚餐吗?

我浑身僵硬,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些什么。

他叹了一口气,将我揽进了怀里。

“别怕。”

我愣怔着。

“看着我的眼睛。”他说的认真。

我下意识的抬头,入目便是他柔和的神色。

那样的干净,哪儿有半点的疯狂?

对视。

年轻的医生微笑,揉了揉我的发顶。

他本该是一个多么温暖的人啊,可是——可是这不会是真的!

我不能相信他。

不能、不能,我真的……不能。

我侧首,错开了他的目光。

“玛格丽特。”

他伸手,覆住了我的双眼。

黑暗来的突然,我屏住呼吸,再次感到了恐惧。

一个轻柔的吻落上额心,狄更斯医生又重复了一遍,语调低沉而柔和,“别怕。”

这一瞬,思维停滞。

被温柔的对待是我所梦寐以求的,但我的父母并没有给予我这些,被我所重视的弟弟也不知所踪。丹尼尔.狄更斯却给予了我,我最需要的温柔。

我失神的望着他。

张了张嘴,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好。”

回应我的是他低低的叹息,“你哭了。”


【二】


庭院里有一架秋千,空闲时,如果天气正好,我会带着书,坐到秋千上去读。

阳光与风,带来的是怎样温暖的感觉啊。

就像春天。

不过说起来,现在是冬天呢。

坐在床上,我望着窗外的秋千,叹了口气。

好晕。

狄更斯医生刚才给我量了体温,39°,很明显的,发烧了。

昨天下午,我贪图午后阳光,便长久的待在室外,坐在那架秋千上。

不知不觉时间便一晃而过,等我回神,身体已经开始发冷。

晚间便发起烧来。直到现在。

——他的手总是没什么温度的,在此刻的我眼中,那双手就是冰袋,我拉着,就不肯再松开了。

发烧让我的思维停滞,我甚至不愿去思考他的危险程度。

我是很少生病的,也不习惯生病。所以这次发烧反应才会这么大。

狄更斯医生请了假在家照顾我,仿佛是知道,生了病的我就没了生活能力似的。

他半揽着我的肩膀,手里拿着一个玻璃杯,杯口冒着白气,凝结出大量水珠。

是热水。

“喝吧。”他说,语调又轻又柔。

我用双手接过杯子,喝了一口,顿时,一阵暖流从喉咙里淌过。我身子颤抖了下,感觉体内的寒气开始逐渐消散。

“喝完了吗?”

我乖乖把空杯子递了上去。

他将杯子放在了床头柜上,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额头。

唔,很舒服,凉凉的。

退烧药的药效开始发挥了作用,让我昏昏欲睡。

“困了?”他问。

我胡乱的点了几下头。

他把我塞进了被子里,替我掖了掖被角。

“睡吧。”他说。

好温柔、好温柔啊。

这个人——这个人真的不是我的梦吗?

“你是我的梦吗?”朦胧间,我问出了口。

男人轻笑了一声,“我是真实的,玛格丽特。”

“你会离开吗?”

他沉吟了一下,“不会。”

我想说,我也是。

但是这话最终没说出口——在这安谧的春天里,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

我有了一个很美好的梦。

他对我微笑,不远处站着我珍视的弟弟,他正向我挥手。

我往他们身边跑去。

此时,正风和日丽。

###

又是个周六,我的病已经痊愈,他便带我出门。

“为什么带我出来?”

狄更斯医生奇怪的瞥了我一眼,“前两天是谁说一直在家里很无聊的?”

我“啊”了一声,实在没想到他会把我这句随意说出口的话记住。

他侧过身,帮我理了理围巾。

我把他的手拍开,“好闷。”

狄更斯医生给了我一个严厉的眼神,“你还想生病吗?”

我叹了口气,乖乖的不动了。

我讨厌生病。

“你要带我去哪儿啊?”他帮我整理好围巾后,我开口询问道。

狄更斯医生微笑了一下,“去见我的母亲。”

###

这是墓园。

狄更斯医生走在前面,步子不快,最终,他在一座墓前停了下来。

“到了。”

我看向墓碑。

艾尔莎.简.狄更斯,这是他母亲的名字。

狄更斯医生的手轻轻搭上了我的肩,没说话。

我可以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定在墓碑上。

沉默良久。

忽然,他笑了。

“玛格丽特,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我抬头,“你还要去哪儿?”

“这个啊。”他沉吟了一下,“就看你想去哪里了。”

###

丹尼尔.狄更斯露出个不易察觉的微笑来。

他总是微笑的,时间久了,就分不出真与假。

他看向此刻靠着他的肩膀睡着的女孩儿,眼神却出奇的柔和。

年轻的医生对母亲说道:“妈妈,我找到了比你的眼睛更美丽的东西。”

这女孩儿也有一双蓝眼睛,非常漂亮,里面没有绝望、空洞,他从这双眼睛里清楚的望见的女孩儿的内心。

瑞吉儿.加德纳的眼瞳毫无疑问也是万分美丽的,但他没在里面看见自己——丹尼在玛格丽特.格林的双瞳里见到了自己的倒影,然后,这女孩儿对他微笑,纯粹又温柔,且,真实。只是因为他给予她了几分小小的真心。

从那一刻开始,他不再过度执着于眼睛。

妈妈,我找到了比你的眼睛更美丽的东西。

那是什么呢?

是那女孩儿的心。

他想得到它。

这就像游戏,上一局他输给了扎克,这一局里,只有他。

所以,不论怎样,玛格丽特,他的女孩儿,终究也只会是他的女孩儿。

###

他是个医生,我还是个学生。

现在是寒假期间,我有大把的空余时间做自己的事儿,狄更斯医生可没这种假期,他要工作的。

非常气人的是,他禁止我睡懒觉,也禁止我熬夜。

我的生活作息和他的完全一模一样。狄更斯医生称其为“健康的作息时间”。

可说实话,假期时,作息时间乱一点又没什么。我喜欢在夜里看漫画啊!上学时我根本不碰那个的。

但是在发现了我的这个小习惯后,他收走了我所有的漫画。

他当时是这么说的,“玛格丽特,要保护好眼睛哦。”

事实上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这么说了。

看书、写作业、玩电脑,只要是用眼的,他都会特别关注。

丹尼尔.狄更斯,他到底是心理医生还是眼科大夫啊!

我对此表示怀疑。


【三】


我站在窗台前,仰头看星空。

我并不懂星座,除了北极星,其他的星星便一个都不认得了。

不可否认的是,星空是好看的。

说好看有点俗气,但我实在想不到什么其他的形容词了。

这是难以形容的。

星辰大海,包容万千。每当静夜无声,我向天穹望去,都能在一瞬获得心的平静。

很神奇的感觉。

我没敢开窗看,现在是冬天,吹了冷风会感冒的,感冒了,狄更斯先生又会生气了。

我并不喜欢他生气。

“玛格丽特。”

我回头,“狄更斯?”

他向我走来,揽住了我的肩头。

“狄更斯先生?”我疑惑着发问。

他笑了出声,“怎么不叫丹尼?”

我眨眨眼,不自觉的放松了身子,靠在他怀里。

“这样就不像长辈了。”

“你会爱上长辈吗?”

我摇摇头。

“叫丹尼吧。”

他揽住我肩的手紧了紧,更用力了些,却不疼。

“丹尼。”沉默了片刻,我侧过头,轻轻开口。

虽然只有一瞬,但我看清了他笑弯了的眉眼。

“玛格丽特。”他说,“愿你幸福。”

星空与圆月,我想,我得到了祝福。

很美好的祝福。

星空下的祝福是有魔法的。

我一直坚信于此。

我当即反身抱住了他。

“您也是。”我喊道。

###

下雨了。

丹尼不在家。

我兴奋的打着伞出了门。

气温明显变得更低,我深吸一口气,只觉得满腔的清冽。

我是喜欢下雨的,可伊万不喜欢——他是我的弟弟。

他热爱阳光,总在阳光下对我招手。

我已经有很多年没见过他了,自从爸爸妈妈离婚后,伊万被爸爸带走,而我跟着妈妈去了纽约。

后来,他进了监.狱,再后来,他死了。原因是狱.中.斗.殴.致.死。

我是去年得到这个消息的,我根本不信,伊万狱.中.斗.殴?别开玩笑了!

可父亲相信了,因为伊万是因杀.人.罪.入.狱的,即使那是过失杀.人,但也算杀.人。

真可笑,要不是他因为那该.死的新家庭而忽略伊万,伊万又怎么会从原来的那个乖巧的小男孩变成这样?

他不追究,我却是要彻查到底的。

伊万狱中给我写了信,没说他入狱的事儿,反而跟我抱怨了一通他现在住着的地方有点儿诡异。

我当时对此没怎么在意,只是以为他不适应新环境,但现在我隐隐感觉到,那个监.狱可能真的有问题。

我就是这么顺藤摸瓜找到丹尼的,他是狱.中的心理医生。监狱的看守我排查了,有嫌疑的是两个,但她们都失踪了。所以我只有找丹尼尔.狄更斯这一条路可以走了——我就是这么认识他的。

跺了跺脚,地面水花溅起,我往回走去。

还没走到家门前,我就看见了他。

他撑着一把伞,站在我面前,没笑了。

“玛格丽特,你会感冒的。”

我咬了咬唇,“对不起。”

这种时候,除了道歉没有别的办法。

他叹息了一声,并不责怪我,“回家吧。”

我赶忙点头,“好的!”

“你刚才在想什么?”他问。

“丹尼?”我不解的侧头。

他落了伞,向前一步,站在了我的身旁。

雨下的更大了。

他从我手中接过伞柄,伸指,抚上我的眼角,“玛格丽特看着天空的时候出神了,表情很悲伤,所以——你刚才在想什么?”

丹尼的语调怪怪的,莫名的给了我一种危险的感觉。我下意识的向后退去,“没什么。”

伞身微倾,原本该有半个身子暴露在雨幕之中的我抬首间便看见了他湿透的肩头。

这个傻子!

握住他的手,我把伞身一点点扳正。

“我只是想起了我的弟弟,这也是我们相遇的原因,先生。”

愧疚使我开口,我想,或许那所谓的“危险气息”只是我的错觉。

他揉了揉我的发顶,“你爱我吗,玛格丽特?”

“我不知道,先生。”

“你愿意——自愿留在我身边吗?”他换了个问法。

我沉默了一下,“是的。”

丹尼笑了。

“你会爱上我的。”他说。

“然后您就会给我答案?”

“是的。”丹尼一顿,“那么,我给出答案之后呢?”

“我将自愿留在你身边,如果你想让我这么做的话。”

这是我的承诺。

丹尼尔.狄更斯是个疯子又怎么样?

离开了他,我就失去了仅有的温暖。除了他,没有人愿给予我温柔。

所以,我不愿离开他。

就这么简单。

“所以,您愿意吗?”

丹尼低低一笑,“我愿意。”



夕阳之下,昆明湖畔。
清风与孤寂相伴。

2017年11月6日
摄自北京颐和园一隅。

一月的某一天。
走出屋外的我随手拍下了这一张图片。
江南本是极少下雪的,下起雪来,却把初秋与初春都比了下去。
岁月静好,大抵如是吧。

雨的颜色(danny医生同人)


#医生主场#
#女主原创#
#温馨向.伪#
#时间线位于医生遇见神父之前#


【三】


克里斯站在窗前,看着街上的行人一个接一个撑起雨伞。

她眨眨眼,想起了日志上写着的今天的安排——她要去探望一个朋友。一个在刑务所的朋友。

克里斯低头看看自己的白裙子,觉得这颜色很适合这样的下雨天。

拿上雨伞,出门。

踏过积水,水花溅起,克里斯笑着走在街道上。

等过一个红灯,她便来到了街对面的地铁站入口。

一个小时后,克里斯到达了目的地。

###

“你好,艾琳,我来看你了。”

克里斯微笑着坐在桌前,开口,语调柔和。

对面的少女听见这熟悉的声音,不由得激动起来。

她叫道,“克里斯!”

克里斯对她言语中所包含的丰富情感毫无兴趣,她盯着艾琳那被纱布包裹起来的双眼,问:“你的眼睛怎么了?”

艾琳皱起眉,十指交缠,指节处泛起了醒目的苍白。

看来这是个令人痛苦的问题,克里斯舔了下唇角。

“被夺走了,我的眼睛——”艾琳说。

克里斯更加好奇,“是谁这么做的?”

她相信,艾琳会告诉她答案的。

“你是在关心我吗,克里斯?”艾琳问,苍白的脸颊因激动而泛起一抹红晕。

克里斯笑容不变,“是的。”她答。

“丹尼尔.狄更斯。”艾琳念出了这个名字,然后抖了抖肩膀,像是感觉到了冷,“那个心理医生,丹尼尔.狄更斯。”

克里斯眸子里闪过一丝神采,“你是说,Danny医生?”

艾琳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Danny医生?!”恐惧令她的嗓音变得尖锐而虚弱,“不,克里斯,你不可以这么叫他!”

克里斯捏了下自己的食指指尖,摇摇头,“艾琳,我不喜欢你的语气。”

“他是个魔鬼。”艾琳说,“他是个魔鬼——克里斯,他是个魔鬼,是个疯子!”

怎么会呢,那是Danny医生啊。

温柔的,Danny医生啊。

克里斯伸手去触碰艾琳的手背,她的指尖是温热的,而艾琳的手背,却是冰冷的。

她笑了,“艾琳,我爱他。”

“那我呢?”艾琳不再颤抖,似乎这一刻,愤怒代替恐惧,充满了她的心胸,“那我呢?”

克里斯盯着她,没答话。

“我爱你啊!我爱你啊!我为什么得不到你的爱,而他那个魔鬼,那个疯子却可以拥有?”

“他既不是魔鬼,也不是疯子,艾琳。”克里斯说,“可是,在我眼里,你已经疯了。”

艾琳呆住了。

她不可置信的问道,“什么?”

“艾琳,在我眼里,你已经疯了。”克里斯充满耐心的重复。

艾琳怔怔的说不出话来,良久才爆发出一声短促而悲伤的尖叫。

门外的刑务所看守听到声音开门走了进来,钳制住了艾琳,让她无法动弹。

“你知道他拿我的眼睛做了什么吗?”她看着克里斯,“一只兔子玩偶的眼睛——他亲口告诉我的!”

克里斯“哦”了一声,目送艾琳被带离自己的视线。

“她不是个合格的罪人。”站在克里斯身边的另一个刑务所看守说,“太过脆弱与愚蠢。”

克里斯的目光扫过她胸前的吊牌,凯瑟琳.沃德。

“也许吧。”克里斯扬起笑脸,“但她疯了。”

###

她抱着兔子站在他面前。

“喜欢这只兔子吗?”Danny医生问。

克里斯的目光掠过兔子蓝色的眼睛,落在他的唇角。

他在微笑。

克里斯把兔子塞进他的臂弯。

“喜欢搂着兔子的Danny医生?”他学着克里斯曾经的语调,却把肯定句说成了疑问句。

克里斯看着他,眨眨眼,“我能抱抱兔子吗,Danny医生?”

他疑惑的挑眉,刚打算把兔子递还给克里斯,那少女便扑进了他的怀里。

她抱住了兔子,却也搂住了他的腰。

Danny不由得哑然失笑。

他伸手摸摸克里斯的发顶,什么话也没说。

###

“克里斯。”

“克里斯。”

“克里斯。”

她恍然睁开双眼,午后和煦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原本该是暖暖的,但风拂过,带起几片散落的枯叶,克里斯握了握指尖,只觉得冷。

她跳下秋千,回了屋子,给自己泡上一壶红茶。

“叮”的一声响起,克里斯戴上厚厚的手套,从烤箱中把烤盘取出。

她笑了笑,蛋糕做好了。

Danny来的时候,见到的便是这幅光景——克里斯抱着兔子坐在花园里,茶盘和蛋糕碟被安安稳稳的放在玻璃小桌上,那女孩眯起眼来对着太阳微笑,日光氤氲,他第一次没看她的眼睛,而是审视着这女孩的整个人。一时,除了时光静好,他再没有别的想法。

克里斯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她的视线渐渐有了聚焦,微微侧了头,恰巧与他对视。

“Danny医生!”她丢下了兔子,投入了他的怀抱之中。

Danny低首看着她,问:“不要兔子了?”

女孩儿摇摇头,“不要。”

他的指尖点了点她的眼角,随即划过她的颊侧,“为什么?”他又问。

有点凉。有点痒。

克里斯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却一脸认真的注视着他,“Danny医生比兔子重要。”

他极轻的笑出声,这一瞬,克里斯仿若望见了他眼底闪过的温暖笑意,那么真实,也短暂。

克里斯忽而意识到,Danny医生和姐姐是不同的。

她不可以,也不能将Danny医生当作姐姐的替身。即使他们的笑容如出一辙,都是那么的,温暖与柔和。

“Danny医生?”

“我在。”

“Danny医生?”

“我在。”

克里斯想了想,答:“我知道。”

###

这是克里斯这个月第二次来探望艾琳。

她们相对坐着,一个都没开口说话,似乎是在享受着这一刻的安谧。

克里斯觉得艾琳跟以前不一样了,变得毫无生气。

她极缓慢的眨眼,然后站起了身,打算离开。

艾琳说,“他喜欢你的眼睛。”

克里斯不解的望着自己的朋友,“什么?”

艾琳“咯咯”的笑了起来,倒有了点疯子的模样,“他喜欢你的眼睛,记住了,你的眼睛——只是眼睛!”

克里斯动了动嘴角,目光落在艾琳消瘦的脸庞上,她叹了口气,“艾琳,我会再来看你的。”

“你相信我吗,克里斯?”艾琳一扬声调。

克里斯推开门,走了出去。

答案却昭然若揭,是的,她相信。

艾琳又笑了。

克里斯知道,艾琳哭了。

###

艾琳是克里斯最好的朋友。

克里斯是艾琳最爱的人。

她们相伴度过了漫长的成长岁月。

克里斯有个喜欢家.暴的酒鬼爸爸,懦弱不争却温柔的妈妈和总是沉默着微笑的姐姐。

最先对克里斯的家庭开战的是艾琳。

她杀.掉.了那个被克里斯称作“爸爸”的男人。她知道,那个人根本不配。

结果简单明了,她铲除了垃圾,自己却进了监.狱。

这是克里斯家庭破灭的开端。

爸爸死.了,然后呢?

妈妈死.了。

妈妈死.了,然后呢?

姐姐死.了。

克里斯不恨艾琳,甚至愿意无条件相信她,却在姐姐死掉的那一刻,再也无法原谅她。

克里斯终究是渴望家庭的。但艾琳对爸爸所做的一切,那刺目的献血,不仅毁掉了垃圾,却也染红了安娜的视线,她的姐姐,在这抹红色的引导下,一步一步走进了深渊。

克里斯其实是知道的,她一直都知道——是姐姐,杀.了妈妈呀!

###

Danny医生站在克里斯面前,“她跟你说了什么了,对吗?”

克里斯“嗯”了下,没抬头。

“我们去办公室谈。”Danny说。

克里斯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腕向办公室走去。

“你打算让我了解真的你吗?如果我不知道的话。”克里斯突然问。

“这么说,克里斯,也就是你知道了?”说话间,Danny的办公室已经到了,他打开门,和克里斯一起走了进去,又用钥匙反锁了门。

克里斯没回答他的问题,“你想过让我知道吗?”

“没有。”他的回答来的干净利落。

“我也只看我想看的,知道我想知道的。”克里斯弯了下嘴角。

Danny亲昵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语调仍像过去那样温柔,分毫不改,“你想知道哪些,克里斯?”

“你爱的是什么?”

Danny笑了,他将食指指尖抵在克里斯唇上,很冰。

他说,“你看,克里斯,我的眼瞳是亚历山大石。”

克里斯盯着他的眼睛,“我明白了。”

她相信艾琳,却仍想从他这里获得答案,来自他的答案——或许还有愚蠢的希冀,渴望着他的否定。

但事实就是如此。

克里斯望着他,问,“那我把眼睛送给你,好不好?”

他愣了一下,眼底闪过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迟疑与迷茫。

“好呀。”他说。

——这是他一直都想得到的美丽眼睛,来自那傻姑娘的自愿给予。

很好,他默念。

克里斯也说,“很好。”

然后她踮起脚尖,蜻蜓点水般,吻了他一下。

###

“克里斯,你知道雨的颜色吗?”

她摇摇头。

“你想知道吗?”

“好呀。”她答。

姐姐思考了一会儿,指着窗外雨幕。

——“你看啊克里斯,那就是雨的颜色。”

她顺着姐姐的指尖看去,便见到了阴沉的天空。

那是灰色的。

然后呢。

电闪雷鸣。

她鼻尖微动,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克里斯,你知道雨的颜色吗?”

她想她知道了。

是红色的。


【完】




阿渊的碎碎念:

克里斯意识到了自己不能把丹尼医生当作温柔的姐姐的替身,所以她真的喜欢他;而丹尼医生……就算有一瞬的明了,到结局,他也只是觉得自己爱的是克里斯的那双眼睛。那双像他的母亲的,有着他倒影的眼睛。


人物分析:

克里斯和cathy、ray不一样。
她爱姐姐,所以一开始把温柔的danny医生当作姐姐的替身,这个爱是不纯粹的,当她意识到这点之后,她不再把danny当作【温柔的像姐姐一样的danny医生】,她的爱就纯粹了。她爱danny,爱的是这个人,是这个灵魂。
最后她把眼睛给danny医生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爱着这双眼睛,所以,她便给予他所爱。
姐姐爱克里斯,是因为她像妈妈;danny爱克里斯,是因为她的眼睛;艾琳爱克里斯,却已疯狂再也无法给予她爱,也扭曲了爱。
danny并没有杀掉克里斯,只是拿走了眼睛,克里斯最后是自.杀了的。
她追逐爱,却无法得到纯粹的爱。姐姐是她的精神支柱,精神支柱崩塌后,她找到了danny来代替姐姐,她给自己编织了一个谎言,一个danny爱她的谎言,但是谎言最后被艾琳戳破,她再也无法逃避。这也是为什么第一次和艾琳见面时她对艾琳的话无动于衷的原因。danny很坦白的告诉她,爱的只是眼睛,克里斯的精神支柱彻底崩塌。她的死是必然。
如果danny向cathy要眼睛,她会给吗?ray的眼睛里有danny吗?她们做不到这点。这就是克里斯于danny的特殊之处。
当时的danny没有见到神父,没有进入大楼,没有遇见ray,这些区别他自然体会不到。
我想,在大楼倒塌的那一刻他是想起那个曾经爱他的女孩子的,或许他会明白自己的爱,或许他不明白,却意识到了自己错过了很重要的东西。
我原来打算在这里写个分景的,写danny想起了克里斯,后来想想没有必要,还是留点遐想吧~



雨的颜色(danny医生同人)

#医生主场#
#女主原创#
#温馨向.伪#
#时间线位于医生遇见神父之前#


【二】


克里斯怔了下,踏出去的步子又收了回来。

下雨了。

她抬头看着阴沉的天,皱眉。

隔着雨幕,克里斯见到了不远处华灯初上的城市。

那会是雨的颜色吗?

明亮的,或刺眼或柔和,混于一处,比雨后的彩虹还要绚烂。

克里斯伸出手去,雨顺势落上她的指尖,那是彻骨的冰凉。

她的身子轻轻颤动了一下。

冷吗?

当然。

目光触及母亲的墓碑,她忽而微笑。

仔细端详着指尖的雨滴。

圆圆的,像露珠,再看,像水晶。

不染尘埃的水晶。

——“雨是没有颜色的!”

姐姐说不对。

她指了指姐姐颈间的吊坠,“就像水晶一样的颜色呢。”

姐姐低首,目光停在那水滴状的吊坠上,摇头。

“不对。”

克里斯不解的侧头。

“克里斯,这颗水晶也是有颜色的哦。”

“是什么?”

安娜唇角微弯。

这是母亲的吊坠。

在那一片鲜红之中,她找到了它。

它不再透明,在月光下,散发出淡淡的光晕。

那是红色的。

母亲,也是红色的。

她的双手,也是红色的。

“克里斯,喜欢红色吗?”她问,几近呢喃。

年幼的克里斯没回答。

她正盯着窗外雨幕,看得入迷。

###

克里斯去了医院。

冒雨、没带玫瑰花。

这是她今天第二次走进这个地方。

克里斯带着一身的狼狈而来,发尾甚至还在滴着水。

姐姐睡着了。

姐姐不看她。

姐姐,那么的温柔。

那么温柔的姐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眼里再没有了她。

不过不要紧。

姐姐啊,温柔的姐姐。

依然温柔,就够了啊!

“姐姐。”她低低开口,“我今天去看了妈妈。”

“妈妈不喜欢玫瑰,我给她带了百合。”

“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不过姐姐你应该知道吧,毕竟,你那么的爱着妈妈呀。”

她顿了顿,沉默了半刻,才问道:

“姐姐,你会离开我吗?”

没人回答。

###

寂静的深夜。

病房内的仪器忽而发出了刺耳的“嘀嘀”声。

安娜.史蒂文森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她神色平静,没经历过什么痛苦便离开了人世。

不远处,天使正在微笑。

注射器被他丢进了垃圾桶。

黑暗之中,他穿着白色的医生袍,显得那样不染尘埃。

###

“Danny医生。”

“姐姐她离开我了。”

“那么温柔的姐姐——姐姐彻底的不在了。”

“我该怎么办,医生。”

“Danny医生?”

丹尼尔.狄更斯停下笔,静静听着,唇角微扬。

死亡天使,终于动手了啊。

差一点,他就要自己来做了。

碍事的家伙死了,克里斯自然眼睛里只有他了。

多美的眼睛啊。

他想他不会那么快就厌烦的。

“没事的,克里斯。”他安慰着,“我马上过来。”

###

那女孩神色有些茫然。

她背靠着病房前雪白的墙壁,双手交握,目光没有聚焦。

“克里斯?”

他走近她。

女孩抬眼,眸中一瞬有了色彩。

“Danny医生。”她喃喃。

他微笑,“我在,克里斯。”

女孩点了点头。

“我知道。”

她的双手在颤抖。

“我能抱抱你吗?”她问。

“好。”

女孩紧紧的抱住了他,用力极了。

她的身子很冷,像块儿冰。

但泪是灼热的,一滴一滴,落在他肩头。

“克里斯。”他回抱住她,轻轻摸了摸她的发顶,“我在。”

她点着头,“我知道。”

“Danny医生,你会离开我吗?”

医生答,“我在。”

###

安娜的葬礼办的很简单。

克里斯站在她的墓碑前怔了许久。

她盯着那墓志铭,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我长眠于此,却无处不在。

姐姐,姐姐,姐姐。

她不想借着照片怀念。

因为那只是照片,不是姐姐。

姐姐,那样温柔的姐姐,离开她了。

她甚至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她甚至没有回答那个问题!

——“姐姐,你会离开我吗?”

答案是肯定的。

会。

因为,姐姐她根本不曾回应过这个诺言!

###

克里斯抱着一只巨大的玩具兔子坐在沙发上,有点发愣。

她摸了摸玩具兔子毛茸茸的耳朵,又戳了戳圆鼓鼓的肚子,只觉得手感好极了。但心中的疑惑却没有因此而消散。

她现在坐在Danny医生家的沙发上,抱着Danny医生送给她的玩具兔子,等着Danny医生下班回来。

Danny医生啊,一如既往的温柔。

温柔的……像姐姐一样。

门被打开,Danny医生在玄关处换了双鞋后走了进来。

克里斯眨眨眼,笑弯了唇角。

她丢下兔子跑到他身边,“Danny医生。”

Danny凝着她的双眸,微不可察的点头,他笑得柔和,“有没有无聊,克里斯?”

克里斯摇摇头。

“喜欢那只兔子吗?”他问。

克里斯拉着他在沙发上坐下,把兔子塞进了他的怀里。

“喜欢抱着兔子的Danny医生。”她开了个玩笑。

Danny的指尖轻轻抚过兔子蓝色的眼睛。

他说,“我呢,喜欢看着我的克里斯。”

###

克里斯盯着眼前的玫瑰花,伸手,轻触花刺。

不疼。

她又用了点力,指尖便渗出了血珠。

这才有点儿疼了。

在阳光下,这滴血变得晶莹,克里斯眨眨眼没在意,只是舔掉了血珠。

姐姐不在了,没必要再摘玫瑰花了。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克里斯笑了起来,也不管花刺,拿着这支玫瑰花跑到了后院。

那儿有一块花圃,种了玫瑰。

克里斯用指尖在花圃中挖出一个小坑,将那支玫瑰花放了进去。

她露出一抹柔和的微笑来,瞧啊,玫瑰也去陪姐姐了!

填土,起身,又回了屋子去洗手,克里斯满心欢喜的想,姐姐一定会高兴的。

真可惜,她看不见姐姐微笑的模样了。

不过,还有Danny医生呀,像姐姐一样温柔的Danny医生。

——那可是,她心目中,唯一可以与姐姐相媲美的Danny医生啊。




雨的颜色(danny医生同人)

#医生主场#
#女主原创#
#温馨向.伪#
#时间线位于医生遇见神父之前#


【一】

“克里斯,你知道雨的颜色吗?”

她摇摇头。

“你想知道吗?”

“好呀。”她答。

姐姐思考了一会儿,指着窗外雨幕。

——“你看啊克里斯,那就是雨的颜色。”

她顺着姐姐的指尖看去,便见到了阴沉的天空。

那是灰色的。

不像水晶。

###

克里斯踏着轻快的步伐走向医院,手中捏着一朵玫瑰。

玫瑰花刺已被小心的剔除,这让它看起来无害极了。

推开病房门,克里斯放轻了脚步,走到病床前。

病房里静悄悄的,除了正在运作的仪器所发出的平稳而冷静的嗡嗡声和姐姐清浅的呼吸声外,再无其他。

克里斯看了看姐姐的睡颜,温和恬静,不由得微笑了起来。

真好。

她喜欢这样的姐姐。

活着的、温柔的,姐姐。

将花放入床边柜子上摆着的玻璃花瓶里,抽出昨天带来的那支,克里斯走出了病房。

并没有离开,克里斯倚在病房外雪白的墙壁上,抿了下唇。

她低头,只见手中玫瑰的花瓣已开始打卷儿,边缘泛出黑色,再没了昨天的生气。

克里斯皱了皱眉,眼神没什么波动,食指抚过花瓣,微微用力捻过,一点花汁沾上了指尖。

少女低首,便闻到了淡淡的香气。

她眨眼,眸子似乎亮了一下,却又很快沉寂下去。

这是旧的。是过去的。是不新鲜的。

姐姐不会喜欢的。

克里斯弯了眉眼,侧头,打算把这玫瑰扔掉。

姐姐不喜欢的,没有存在的必要。

“克里斯?”

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少女抬眸,有些发愣,“狄更斯医生?”

男人露出温柔的笑来,点了点头。

克里斯欣喜的睁大了双眼,声调扬起,变更了称呼,“Danny医生!”

——她喜欢他,很喜欢他,除了姐姐之外,她最喜欢他了。

“Danny医生,您来看姐姐吗?”她问。

丹尼尔.狄更斯医生,是姐姐曾经的心理治疗师。

“知道克里斯姐姐住院的消息之后我一直很担心呢,今天放假,就过来了哦。”Danny看向病房紧闭的房门,“安娜她的情况怎么样了?”

克里斯想了想,“还不错,温柔的就像过去一样。”

“我能进去看看吗?”

“可以。”克里斯说,“不过姐姐睡着了,无法和Danny医生你说话。”

“这没什么。”Danny摇摇头。

克里斯转身,打开了门。

这是她今天第二次打开这扇门了。

一次为姐姐,一次为Danny医生。
                 
Danny医生同她一起,在姐姐的病床前站了一会儿。在他将一只小小的,纸制的礼物袋放在柜子上之后,便示意克里斯,可以出去了。

“Danny医生。”她念了一遍他的名字。

“怎么了,克里斯?”

“去喝咖啡吗?”

Danny怔了下,没拒绝。

“好。”他答。

###

咖啡上桌,是两杯蓝山。

克里斯看向窗外,刚才还是能见到阳光的,现在街上行人却都打起了雨伞,步履匆匆。

“Danny医生,我害怕。”克里斯与他对视,弯了下嘴角,明明在说着沉重的话题,笑容却柔和极了,“您说,姐姐会离开我吗?”

他一直觉得她笑起来的样子很美,尤其是眼睛,像极了记忆深处母亲曾对他微笑的模样。他总是想在她眼里多添些虚无和空洞,这样就会更像母亲了——更像母亲最后的、最好的模样。

“克里斯。”医生说,“她会的。每个人都会的。”

克里斯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唇角微笑仍在,只是那双眼眸,瞬间空洞的起来。再没了他的倒影。

Danny感到了不适应,克里斯的眼睛,虚无的、空洞的、美丽的蓝眼睛——没有他了,他在她的眼睛里看不见了自己。

奇怪。

奇怪到令人烦躁。

“不。”克里斯握紧了那支快要枯萎的玫瑰花,她眨了眨眼,颤抖的指尖停住了,“姐姐、Danny医生,不。”

她站起身,弯腰,捧着他的脸吻了下去。没有闭眼。

咖啡被克里斯这突如其来的行动打翻,洒了一桌,克里斯没去管。

他从她的眼中再次望见了自己,只有自己。

她从他的眸中,看见了自己的眼睛。

“姐姐、Danny医生。”她咬着他的唇,让话有点儿含糊不清,他依稀只听见,那女孩又重复了一遍那个词。

“不。”

###

他拿起电话,熟悉的声音传来。

是那个女孩子的。

“Danny医生,周六来看姐姐吗?”

他放下手中的钢笔,笑了,“我会去看你的,克里斯。”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他微笑的样子。

女孩儿很快便回过神来,强调,“不止是我,还有姐姐!”

还真是在意姐姐啊。

可是,作为姐姐的安娜,最在意的却不是她。

不过话说回来,安娜啊……快死掉了呢。

Danny唇角上扬,语调更轻柔了些。

“好,还有姐姐。”

###

当克里斯照旧带着一支玫瑰来到医院时,Danny已经站在病房门前了。

“Danny医生,您等了多久了?”她踌躇着问道。

他示意她看自己手中的玫瑰,“是我来早了,克里斯。”

克里斯指了指那支玫瑰,“姐姐喜欢玫瑰。”说到这儿,她笑了起来,“新鲜的玫瑰——谢谢您Danny医生!”

轻轻推开病房的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姐姐的眼睛。

姐姐醒了!

克里斯回头看向Danny,对他一眨眼。

“姐姐。”她快步上前去,“感觉怎么样?”

安娜坐起了半个身子,脸色显得僵硬,没了睡着时的平和,听到克里斯的问话也没什么表示。

“姐姐?”克里斯又问了一遍。

安娜这才如同大梦初醒一般回过神来,“克里斯。”她扬起下巴,瞧见了站在克里斯身后的Danny,“丹尼尔医生也在啊。”

“我陪同克里斯一起来探望你,安娜。”他笑容不变,“克里斯一直很担心你。”

安娜“啧”了一声,“我知道。你不也是吗?在意着她。”

Danny不可置否的耸了下肩。

他在意的可不是克里斯,只是她的眼睛罢了,那双蓝色的,会映出他的模样的眼睛。

“姐姐,我们给你带了玫瑰。”

克里斯取出昨天放进花瓶里的那支,接过Danny医生递来的玫瑰,和自己带来的一起放进了花瓶。举起柜子上摆着的小巧的喷雾器,对着花瓣洒了点水。细小的水珠在花瓣上滚动,在灯光的照耀下恍如水晶。

“我很喜欢,克里斯。”安娜说。

克里斯当即便露出来高兴的神色。

“你们可以走了。”

然后,她下了逐客令。

克里斯的目光瞬间暗淡了下去,“好。”她答。

###

寒风萧瑟,如今已是深秋。

克里斯瑟缩了一下身子,顿时便感到了寒风的威力。

她来的急,一路跑来,倒没觉得冷。现在没什么事可让她着急了,寒意就扑面而来。

克里斯站在棵法国梧桐下,低头,遍地的金黄,抬首,是光秃秃没有生气的枝干。

她盯着自己的脚尖,问道,“为什么姐姐的眼里没有我了?”

Danny没说话。

“是不是因为我答不上来雨的颜色?”她侧头认真的想着,“姐姐总会问这个问题。”

Danny弯了下嘴角,笑容转瞬即逝。

她不看你,是因为你不重要,克里斯。

这样也好,这样,她眼睛里就只会有他一个人了。

属于他的眼睛——能映出他的样子的,属于他的眼睛。

“Danny医生,你知道雨的颜色吗?”

他与她对视,“这要看你的心,克里斯。”

克里斯不解的望进他的眼底,在那里,她看不见自己。

“我不知道。”她摇头。

“我也不清楚。”他微笑。

然后是长久的沉默。

“Danny医生,我可以抱抱你吗?”她问,“我冷。”

他没拒绝。

“好。”